留学网zinch中国,服诺留学网,妖舟留学,留学中介迈格森,亨泰莱留学,嘉卓留学,樱知叶留学,滨才留学
ad
ad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滨才留学 > > 正文

海外留学却成援交女,她们的真实生活是什么样的?

发布:翔飞日本留学网 时间:2017-12-29
ad
ad


海外留学政策
语言/资讯/攻略/排名/申请
关注


回顾一下当时留学的初衷,真的是这所学校能带来比国内更好的环境,还是仅仅是被家庭和其他人做的攀比结果?是不是已经既定了“留学至上”的理想,觉得走出国门才会优秀?


留学国外,却走上歧路


走在留学道路上的人,有多少是因为自己的期待和憧憬,在真正了解了一个国家一个学校之后做出的慎重选择?


很多其实是在中介和父母构建的美好蓝图下走到了异国。然而这些给你指引的人,有多少是真正在国外生活和体验过的人。


当整个家庭为了一个孩子奔波数月终于送出国外的那个瞬间,孩子已经背负了“厚望”,即便没有要求出人头地,但基本的完成学业、找到工作、都是父母眼中的希望。然后留在一个从未踏入的国家,这里面的艰难是只有留学生能理解的艰辛。



回顾一下当时留学的初衷,真的是这所学校能带来比国内更好的环境,还是仅仅是被家庭和其他人做的攀比结果?是不是已经既定了“留学至上”的理想,觉得走出国门才会优秀?这些无型的压力和框架,也许是将有些留学生们推向援交的原因。


学生贷款让女大学生走上网上援交之路


在加拿大广播公司早前的一个采访中了解到,如果完全靠学生贷款交学费,一个大学读完,大学生会欠下不少钱。新斯科舍省的女孩儿布坦妮.佛吉毕业于2008年,三年的大学生活结束,她欠下了25,000加元的 债务。到了2013年,5年过去了,她只偿还了2000元。专家们担心,像布坦妮这样的学生毕业时欠下高额债务,将会推后他们人生中的重要事务,比如要孩子,结婚,或是买房子的时间。 

  

根据统计数据,加拿大大学生的学生贷款欠债数字平均在2万5千至2万9千之间。而另一方面,大学毕业并不意味着你能够找到工作,开始还款。现在的说法甚至是,毕业就是失业。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中,统计显示,三分之一的25岁到29岁的大学毕业生在从事低技术含量工作,也就是只能挣到最低工资;而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中,没有固定工作的占了11.6%。


靠他们偿还大学的学生贷款,网站“找人照顾”自称很受欢迎 




加拿大广播公司(CBC)的报道称,加拿大的一些大学生在网站上寻找能够提供财政帮助的“甜心爹 地”,靠他们偿还大学的学生贷款。网站“找人照顾”自称很受欢迎 。

 

仅仅一个自称是“加拿大第一”的所谓“找人照顾”网站-“甜心爹地”约会网站,声称它就有13万自称为加拿大 大学或大专学生的会员,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表示,加入这个网站是为了偿还学生贷款等债务。   

 据称,在这个网站上成为“甜心宝贝”的成员中,有6200名来自曼尼托巴省的三所大学。加拿大 广播公司采访了其中的一位会员,不过,答应她会对她的身份保密,只称她为凯莉。凯莉今年23岁,在注册成为”找人照顾”网站的成员之后,网站为她“安排”了一位四十出头的 已婚男士。


每次他们外出,她可以得到300元的报酬。


他们每个星期,或是每两个星期见一次面。凯莉说,他们的有些约会是私人的,但也有许多次是 出现在公众场合。凯莉称,那些地方不是一个23岁的大学生可以负担得起的。她还说,她觉得,有时候觉得有人待自己像个公主 – 这感觉还是很不错的。


她称自己之所以同意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,主要是觉得,这个网站很不错,或许会为其他 一些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大学生提供一个好的选择。凯莉谈到了自己的家庭状况。她要靠自己来支付一切学习的费用。她的母亲在经济上完全无法帮助她,父亲的能力也有限。

 

她介绍说,去年的整个夏季,她都在打工,还要打两份工来存钱。她说,我从早上8点半开始工 作,直到下午4点半;然后是另一份工作,从5点到午夜。“我并不想粉饰这件事情“。


凯莉称,她在一个流行的美国电视节目当中看到了”找人照顾”网站的广告,但当时,她并没有 多想。直到今年二月,与她年纪相仿的男朋友和她分了手。  


与男友分手迫使她要重新调整自己的财政计划,而且还要应付繁重的课业。于是,她在“帮你安 排”网站上注册。作为简介的一部分,她需要提供自己的照片,以及她期待得到多少报酬。结果她写了:可以商量。


还表示,希望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,对方可以帮助她。   


性工作者女孩的手袋


而“帮你安排”网站的发言人尤利克表示,不少“甜心宝贝”对于自己能够得到的报酬太乐观 了。大部分的“甜心爹地”不会每个月在他们身上花费超过3000元。她说,很多女孩在网上找到愿意帮助他们的人,等大学毕业的时候,就是零负债。

 

她还说,目前在他们的网站上,寻找财政资助的人远比愿意提供资助的人要多。而寻找“甜心爹 地”的人的平均年龄为26岁。尤利克还辩护说,这是种“双赢”的关系,是各取所需。而且,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金钱与性的交易。  

 

在被问到,是否会与对方发生性关系时,凯莉表示,在这种约会中,性不在预期当中,这完全是 关于两者间的联系。  


歧路越走越远,终而堕落


这是一群生活在纽约的阴影中的华人姑娘。


这是一段援交女的故事。


初见刘薇(化名)时,她只露出了一个侧脸,轮廓瘦削,深陷的眼窝里带着一抹憔悴的阴影。当她得意地谈起自己前几天刚抢购到一双价值3万多人民币(专题)的Nike限量版鞋子“椰子喷”时,眼睛亮了一下, “都是靠这个挣的钱” 她说。


接客每天七八个是正常水平


刘薇(化名)是一个半职业的“援交女”,她年级不大,和其他许多同行一样,通过旅游签证从中国来到纽约。她说,打从到了纽约之后,除了来例假,她辗转于一家又一家粉红色灯光的房间。

  

“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客接了20个人,到后来出来见客人的时候,都直往其他人身后躲。” 生怕再被叫到。


据粗略统计,刘薇一年下来的接客数量过千,“平均每天7、8个是正常的水平。”

在美国,大部分自称“援交女”的性工作者是靠旅游签证入境的,她们中的一部分来美国是为了赚快钱,另一部分是想留在这里。


不工作的时候,刘薇经常去逛曼哈顿的第五大道。

  

她漫无目的地买买买,以此来提醒自己身在纽约,而她终于来到了世界的中心,可以做一些略奢侈的小事情。

  

因为不会讲英语,她除了买东西无处可去。一个人的时候,她喜欢穿着一条宽松的内裤半倚在床上打国服的LOL或是看韩剧,“和在国内没有什么区别”。


她没有其他的朋友,认识的都是和她一样做这行的小姐妹,平常基本不联系。

  

有一天她下班忘带家门钥匙,无处可去,在水泥地上蹲了一整晚。


出卖身体,却渴望被爱

  

“没人会真正喜欢上我。”

  

在刘薇眼里,她所接触的男人都是没有脸孔的影子,大家完事后就忘记彼此,来来往往全是过客。

  

“像我们这样的姑娘在美国很多,有人说我们是伴游,有些人也叫我们援交妹。” 刘薇说。

  

美国的性工作者所谓的运行体系分两种,即Incall和Outcall。所谓Incall 即指通常的住家店,通常鸡头会租一栋别墅,根据每个鸡头的财力的不同,他们管理的援交女数量也不等,但每隔3-4天都会换一批不同的。

  

Outcall 是指嫖客自己开个房间,打电话給鸡头,鸡头安排人来服务。在Outcall 的运作模式中并不存在实体店,而是通过鸡头的个人关系来完成全部运作。

  

在美式系统里,Outcall偏多,因为运作成本低廉,运作方式简单、易于复制。但对于长期居住在法拉盛的华人来说,他们更喜欢选择的是住家店,因为在他们眼里住家店是一个能激发人诸多想象的地方。

 

如今的法拉盛地区已然是在美华人性交易聚集地的代表,充斥着庞杂多样的格式门店。而现如今,这些门店已然形成了一个分工细致的性产业链条,包括:会所初步推广、深度会员开发和升级、把控优质援交资源,以及出售高级会员特殊癖好的道具等。


这类网上会所通常打着“保健按摩”、“商务伴游”的幌子,将女孩包装成所谓的“学生”、“导游”,借以掩人耳目。


(在一个华人论坛上,你能找到各种各样这类信息)


繁荣掩映之下的法拉盛


(纽约法拉盛)

 

刘薇说她很喜欢接一些白领,在她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一个刚失恋的男子,和女友异国相爱,快要谈婚论嫁却因各自发展而分手。他在我边上聊了很久,说自己为了她删了许多朋友圈,说自己看起来坚强实际却无处倾诉。“说着说着一个大老爷们泪水止不住哗哗地往下流,哭了一会儿之后,他突然止住,眯着眼很严肃地看着我,随后背过去不停地颤抖。”

  

但她随后说:“这其实这也没啥,只是一个嫖客决定对某个人吐露秘密的那一刻,而小姐恰好就是那个人而已。”

  

“我们这个行当里,不论我们还是嫖客。本质都是一样的,说谎是本事,安慰也是本事。” 刘薇说。

  

许多“援交女”都和嫖客说过自己是兼职,很快要离开,三个月前刘薇也说过她要离开。有一次她说:“我要走了,不能总这么过,得好好活着了。” 而在3个月后,她再次出现,装扮艳丽了许多。

  

但她不再站在灯光最亮的地方了,一见到客人站起来问好。


她开始坐在了更黑的边角沙发里,面无表情地玩着手机,直到经纪人催促了,才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,慢慢地站起来,显然没有从现场中认出任何人。


留学在外,千万不要出卖身体讨生活


对于留学生来说,第一会想到去援交的原因就是钱。


ad
精品图片素材推荐
ad
ad
翔飞日本留学网 滨才留学 樱知叶留学 嘉卓留学 亨泰莱留学 留学中介迈格森 妖舟留学 服诺留学网 留学网zinch中国
留学网zinch中国,服诺留学网,妖舟留学,留学中介迈格森,亨泰莱留学,嘉卓留学,樱知叶留学,滨才留学